• 搜索

啄木鸟维修IPO,师傅顾客“两头坑”?

时间:2024-05-19 23:15 点击:94 次

作者:潘妍

出品:全球财说

曾经背着工具箱走街串巷的手艺人,怎么也想不到,未来会有一家公司靠着这门生意,叩响资本市场的大门。

近期,啄木鸟维修国际有限公司(简称:啄木鸟维修)向港交所递交了主板IPO上市申请,冲刺“家庭维修第一股”,中金公司和中泰国际为联席保荐人。

“正规家庭维修,就找啄木鸟”的广告语,遍布地铁、电梯等地。

有分析认为,在行业及公司知名度较低的情况下,平台通过大量广告投放,潜移默化地加深消费者对平台的品牌印象,快速抢占消费者“心智”,当未来有家电维修相关需求,可快速匹配到啄木鸟维修,这便是一次成功的宣传范例。

根据灼识咨询数据,啄木鸟维修是中国最大的家庭维修平台。2023年前三季度,啄木鸟平台有逾700万单交易,合计总交易额17.9亿元。

短期内,大量营销投入确实有助于提高消费者对于平台产品的认知度,快速增高收益额。但拉长时间线,靠营销吸引来的用户,啄木鸟维修能否靠维修专业度留下用户  ?

01

靠营销砸出“家庭维修第一股”?

追溯至2004年,啄木鸟维修的前身是重庆一家维修制冷设备的个体工商户,由创始人王国伟、王玉华兄妹经营。2014年,二人与重庆时报社发行人朱红坤共同创建了如今的啄木鸟。

自成立以来,啄木鸟已获得4轮IPO前投资,这其中不乏58同城、小米等龙头的影子。

截至IPO前,啄木鸟维修创始人王国伟和其妹王玉华,以及二人控制的信托实体、公司股权激励平台结成一致行动人,合计控制啄木鸟维修55.32%的权益,为控股股东。

姚劲波的58同城通过Dream Landing Holdings Limited、天津五八阡陌,合计持股16.42%,雷军的顺为资本通过Astrend、苏州顺为和天津金米,合计持股9.84%。啄木鸟维修董事肖庆平实控的新三板挂牌公司掌上通持股7.62%,另有重庆国资和湖南国资的身影显现。

资本加持下,助推啄木鸟维修营业收入增长。2021年、2022年及2023年前三季度,公司的收入分别为4.01亿元、5.95亿元及7.35亿元。

这其中也少不了,平台长期在宣传方面“猛砸”钱的作用。

2021年至2022年及2023年前三季度,啄木鸟维修的销售及营销开支分别为1.78亿元、2.91亿元及3.18亿元,分别占同期总收入的44.3%、48.9%及43.2%。其中,超9成营销开支来自于流量获取、广告及品牌宣传。

即便顶着超80%的毛利率,巨额的费用支出也在不断蚕食公司盈利。报告期内,啄木鸟维修净利润分别为0.33亿元、0.06亿元及1.02亿元。

02

巧立名目乱收费

啄木鸟大范围地推引流的同时,平台需要更多资金来支撑高额的费用支出。

正所谓,羊毛出在羊身上,啄木鸟维修的客单价并不算低,且持续升高。招股书显示,啄木鸟维修平台每单平均交易额由2021年的231.8元升至2023年三季度的254.4元。

目前,网络上有关啄木鸟的“避雷帖”层出不穷,如维修人员态度恶劣,专业度低等。

据招股书显示,啄木鸟维修旗下维修师傅“无证上岗”现象多有发生。2021年至2022年及2023年前三季度,通过平台促成的服务订单(包括可能未持有必要资格的工程师从事的低压电工作业及高处作业)分别约占合计总交易额的5.7%、5.6%及3.9%。

此外,乱收费也成为消费者投诉重灾区。

据了解,在平台递交维修订单时,消费者首先需购入一份30元的上门费,之后平台会就近安排周边师傅进行上门维修。

但不少消费者表示,在整个过程中,虽有公开报价表,但维修师傅会小问题大修,以各种名义增加服务项目提高收费。

“几十块钱换个零件的事,师傅给出的报价却要收几千”。当顾客认为报价太高不想维修时,还会被额外索要检测费。“什么都没修,还要给他们支付上门费和检测费两笔费用,吃相太难看。”

事实上,乱收费已成家庭维修行业的痛病。

不同于滴滴等网约车O2O平台,通过行车里程可以快速为顾客预测报价,家庭维修平台因维修种类繁多、品牌庞杂,且问题不可预测性,导致维修服务平台面临非标且难以量化的难题,刺激行业乱收费现象不断滋生。

03

师傅顾客两头坑

不过,即便身处的行业乱象不断,但面对啄木鸟维修师傅更为夸张的“天价”报价,还是会大吃一惊。这背后,或是啄木鸟平台本身分配制度所埋下的“雷”。

与市场上常见的O2O平台类似,啄木鸟维修的经营模式,即通过线上平台将有“维修需求的消费者”与“平台注册的维修师”相匹配,撮合交易后,啄木鸟平台通过向维修师傅收取一定佣金来获取收益,这一部分收益占啄木鸟总收益9成左右。

招股书披露,2021年至2022年及2023年前三季度,通过啄木鸟维修平台完成的服务订单产生的收入除以总交易额后分别为40.1%、40.3%及40.8%。也就是说,啄木鸟收取维修订单上的分成占订单支付总金额约4成。

与此前因高佣金率而饱受市场争议,并频频被监管部门约谈的网约车平台相比,网约车主要平台抽成比例上限在18%至30%之间,啄木鸟抽佣显然已超过不少。

超高佣金率背后,却是维修师傅的劳动者权益难以得到保障,与平台签署并非劳动合同,而是合作合同。

招股书显示,平台工程师(维修师傅)并非啄木鸟的雇员、调度雇员或分包商。根据双方协议,工程师确认与啄木鸟维修之间并无雇佣或劳工关系,且公司仅向彼等提供平台服务。

“没有底薪,没五险一金,自备交通工具,没有交通话费补助以及风险保障等,同时平台还制定上门率、成功率、客单价等多项指标,没达标就罚款。”

为了保证服务质量,啄木鸟维修的工程师需向平台缴纳服务质量保证金。截至2023年前三季度末,啄木鸟维修从工程师处收到的质保金结余高达1.05亿元,占流动负债总额33.44%。

但实际情况,当啄木鸟用户维修出现问题向售后投诉时,多数石沉大海。玩味的是,这本是为了保护消费者权益的质保金,如今却更像是为了充盈啄木鸟资金的渠道。

据已离职的维修师傅透露,在离职6个月后,依旧没有收到平台退还的质保金,联系区域负责人无果,有的甚至长达一两年之久。“给用户的质保时间是3个月,但平台退还维修师傅质保金的时间是6个月之后,不明白是为什么。”

层层削压之下,最终维修师傅真正拿到手的维修收入可能连4成都不到。“月入过万的师傅确实有,但是维修工具,交通工具,所有费用自行承担,隐形的成本算下来,师傅到手的不多,而且要做到月入过万,一个月30天不停接单,甚至有时候半夜都得接单去干活。”

可想而知,在这样的收益分配制度下,即便啄木鸟维修师傅不想“宰客”,但为维持基本收入,只能通过各种名义去增加服务项目,从而提高报价。

04

家庭维修还是个好赛道吗?

实际上,家庭维修平台市场还是一片蓝海。

根据灼识咨询数据,2022年,中国家庭维修市场按总交易额计算的规模达到了6695亿元,预计2027年将达9849亿元,2022年至2027年的复合年增长率为8.0%。

但高度分散,且线上渗透率低,也为行业带来了巨大整合和发展机遇。数据显示,国内家庭维修行业的线上渗透率预计将由2022年的12.0%增至2027年的25.6%。

未来,随着越来越多的玩家进入,相信有关部门的监管会更加严苛。

事实上,啄木鸟维修建立的初衷是要改变行业散、乱、差的局面。让家电维修变成一个信息对称、良性发展行业。创始人王国伟曾畅想,希望清除家庭维修行业的乱收费“害虫”,让客户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消费,让维修工人堂堂正正赚钱。

只是,王国伟这只“啄木鸟”还没有成为“森林卫士”,就已留下千孔疮痍。

服务平台最应该设立诚信反馈和监察机制,真正走进消费者,追求真扎实干务实担当精神,而不是依赖铺天盖地的地推广告宣传,以及对维修师傅群体的强制性“指标”,长时间的恶性循环,最终还是会反噬到平台自己身上。

回看啄木鸟维修官网所列出的企业核心价值观,即客户第一、团队合作、诚信守诺、工匠精神及拥抱变化,似乎渐行渐远。

“除了感情不修,啥都修”的啄木鸟,最应该检修的或正是自己的经营理念,以及与消费者、维修师傅之间的信任与感情。

Powered by 配资知识网_配资查询网站_配资之家网 RSS地图 HTML地图

Copyright